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341章 我所做一切,皆为大义!(万更求订阅)

第341章 我所做一切,皆为大义!(万更求订阅)

        后台。



        西山武大的人一走,方平正经了许多。



        “打西山武大,打个热闹罢了,魔武进十强,不会有人选择挑战魔武的。



        关键还是我说的三家,几位别掉以轻心。”



        “明白。”



        陈文龙应了一声,想了想问道:“你气血很强……”



        “还行。”



        方平笑了笑道:“应该比你们强那么一点点……”



        陈文龙无语,也不是太在意,沉吟片刻又道:“方便的话……”



        “方便,气血3200卡。”



        方平抢答的实力很强!



        陈文龙没有被扎心的感觉,只是有些唏嘘道:“你要是战法修炼到了高层次,根本用不着我们,你自己一个人能打穿了其他19支队伍。”



        没开玩笑。



        3200卡气血!



        什么概念?



        普通四品巅峰武者,气血极限大概在2000卡。



        二次淬骨的武者,稍微高一点,2400卡以下。



        三次淬骨的武者,一般也不会超过2600卡。



        方平多少?



        3200卡!



        这次参赛的武者,姚成军几人气血都不弱,王金洋和李寒松气血可能都在2600卡左右,或者更高一些。



        因为他们的身体有变异,可以承受更强的气血。



        可绝对没有超过3000卡,这点,陈文龙有把握,因为真的超过3000卡,李寒松打排名的时候,他可以看出来。



        方平的气血比他们高了许多,而且还突破了3000卡的极限。



        这意味着,方平的气血强度比他们高不少。



        方平精神力强大,体质也强,兵器方面,方平换了兵器,可绝对不弱。



        如果方平战法修炼的深,配合上气血恢复快的优势,一个人打穿19支队伍,并不夸张。



        方平摇头道:“别小看了那些家伙,我是天才,他们也不弱,而且在这个阶段停留一段时间了。



        而且……我一旦爆发出了真实实力,哪怕这些家伙想跟我同阶对战,也会考虑学校的利益。



        如果我和姚成军几人中一人,提前交手,剩下的几人,应该会在这个间隙冲击五品。”



        “刚入五品……”



        “那是对别人而言,他们这些人一旦突破品级限制,气血强度、身体强度都不会再比我弱,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文龙点了点头。



        真要突破到五品,一般的四品巅峰武者,哪怕气血增加,身体素质变强,方平也不在意。



        可天骄之所以是天骄,就因为他们的与众不同。



        姚成军突破,精神力会更加强大,甚至比方平都要强。



        李寒松突破,气血会体质都会变的极强,因为颅骨天成,他有这个资本。



        王金洋也差不多。



        这些人,突破品级,实力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



        而方平,刚进入这个阶段,四品巅峰还没稳固,五脏虽然淬炼完成,可只是初步完成,还没深入的淬炼,这时候他是不能随意突破的,要不然很容易留下隐患。



        几人正说着,秦凤青乐滋滋地跑了回来,外套被脱了下来,兜着一兜的合金碎片。



        方平还没开口,秦凤青马上道:“回去分,待会京武的人要来了!”



        方平看了他一眼,你小子,没准备和我分吧?



        这点,他早有预料。



        不过,秦凤青太嫩了。



        很快,唐峰出现在后台,脸色微微有些发黑,沉声道:“胡闹的差不多就够了……”



        方平都猜到他会来,笑道:“唐老师,没胡闹,这些合金,我想好了,当成武道社公款,继续培养新生,京武底蕴比我们深厚,我们也不用太在意脸皮,反正是我们学生干的事。



        为了魔武的强大,说句心里话,我也不在乎丢人不丢人。



        当有朝一日,魔武的学生都强大了,在地窟少牺牲一些,少流点血,我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脸面,那算不得什么,他日我魔武踏平地窟,谁会在意我们少年时期的荒唐事?



        人这一辈子,不能只考虑自己,如果只考虑自己,现在的我,又何必在意这些东西。”



        唐峰微微发怔,心里忽然有些说不出的感受。



        这……才是方平吗?



        人前嬉皮笑脸,仿佛什么都无所谓的方平,原来……一直在想着魔武。



        “方平……”



        方平笑着打断道:“老师,我知道,您对我有一些成见,没关系,我也知道您是为我好,为魔武好。



        可个人的路不同,您想的也许是个人的勇武,我想的可能比您想的要稍微多一些。



        魔武的壮大,华国的壮大,人类的壮大……听起来有些可笑,我一个四品武者,居然操心这么多。



        可这是我的路,我想一直这么走下去。



        您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也许觉得我给您丢人了……”



        “没有,不丢人!”



        唐峰沉声道:“做的很好!方平,老师也许真的和你考虑的不同,也许我们这辈人,眼界不如你们开阔,你既然觉得对,那就去做,我唐峰别的不行,个人武力还是有一些的,魔武这边,我会支持你做下去!”



        “那谢谢老师支持了。”



        方平笑的云淡风轻,看向一脸怒色的秦凤青道:“秦凤青,东西回头上缴武道社。”



        “我……”



        “秦凤青,作为魔武的学生,老校长的徒孙,或者说半个徒弟,你不想完成老校长的遗愿吗?一校平一窟,难道是你手中这点残渣碎片可比的?”



        秦凤青脸色变幻不定。



        “也罢,你自己留着吧,翌日我魔武师生战死他乡,你秦凤青记得给我们落几滴泪,也算聊表心意了。”



        “方平,少来这套!”



        秦凤青一脸恼火,半晌才道:“给,都给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玛德!



        我就知道有方平在,自己捞不到好处,居然还傻兮兮地信了他的话!



        这家伙,太能说了。



        自己再不给,为了这么点合金,以后魔武师生战死,那都是他秦凤青的责任了!



        方平并不在意他的委屈,轻叹道:“能力多大,责任多大,并非空话,我辈武者,有小家有大家,实力弱时顾小家,实力强时顾大家!



        我所做一切,无法做到所有人都满意,都信服,但我相信,终有一日,你们能明白我的苦心。”



        几位学员包括唐峰,都脸色郑重。



        再看秦凤青……几人有些不满,为了这么点小财,还有点武者的风范吗?



        方平没再继续说这个,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我已经和京武、西山武大、南江武大几家谈好了,电商平台开始搭建,导师开始交流,战法互换,唐老师,我希望您能支持我。”



        唐峰微微凝眉道:“谈好了?他们答应了?”



        “嗯,不出意外的话,问题不大。”



        方平说罢,又道:“除了这几家,我还会再谈几家,加深大家的沟通交流。目前,学校的高层不要出面,由我们学生来组织就行,这样一来,出了问题,学校也可以有个理由,都是我方平的责任。



        我不在乎被人说什么,希望老师们也能理解,我方平并非为了争权夺利。



        我有自知之明,如今能有这一切,都是学校给予的。



        宗师们对我如亲子,夺权一说,笑谈罢了。”



        唐峰点头道:“这点我会和校长他们说清楚的。”



        方平笑了一声,侧头看向陈文龙几人,语气恳切道:“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说出来,大家可能会觉得我方平太过贪心,但是我还是要说。



        我希望几位毕业后,能继续留在魔武,担任导师。



        魔武如今百废待兴,我方平终究只是一人,老师们也都年纪大了,我们还年轻,可以为学校多出点力,多奋斗一些年。



        当然,比起去别的地方,可能委屈诸位了。



        去了军部,去了侦缉局,去了政府其他部门,你们都能身居高位,而不是只是担任导师,管几个学生,大材小用……”



        张语马上道:“这话就别说了,我们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学校赋予的,都是导师们一点点指点而来。



        我不代表其他人,我毕业后,会继续留在魔武执教。”



        梁峰华接话道:“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



        10位队员,接连有四五人答应留下。



        陈文龙一脸纠结,他在军部,已经担任都统一职……



        方平见状笑道:“陈师兄不必为难,你继续去军部,我只是希望,有朝一日,魔武需要的时候,陈师兄可以给予魔武一些方便!”



        “定当竭尽所能!”



        一旁的谢磊还没开口,方平就道:“谢磊,你距离毕业还早,毕业后再说吧。”



        谢磊没再说话。



        方平又看了看秦凤青,似笑非笑道:“你除了魔武,没地方可去了,自己随意。”



        秦凤青顿时怒形于色,质问道:“啥意思?”



        “自己清楚。”



        方平懒得多说,你啥人,别人不清楚?



        军部那么严肃,让你去了,那祸害起来,太可怕了!



        其他地方,也大同小异。



        不留在魔武,三五个月后,你要不成独行侠,要不还得继续回魔武,方平都懒得劝说他。



        秦凤青此刻是憋屈到要爆炸!



        那就等着瞧!



        我秦凤青偏偏不留在魔武!



        方平这小子在魔武一天,他就感觉自己没出头之日,太憋屈了!



        还有……为何,其他人这么好忽悠?



        唐狮子居然都投靠方平了,自己留在魔武,还能讨得了好?



        秦凤青瞥了一眼唐峰,大白痴,方平说几句废话,你就当真了?



        等着瞧吧!



        以后方平折腾死你,让你干苦力,还不给好处,看你后不后悔!



        再看看怀里沉甸甸的合金碎片,怎么看怎么讨厌!



        下次,下次再有这种事,哪怕方平把钱丢自己面前,自己都不要!



        ……



        12月3号。



        上午是京南武大vs魔都女子学院,下午是京都武大vs东林武大。



        这两场,方平都挺感兴趣的。



        上午,方平就独自去了体育馆,看起了热闹。



        京武并未改变想法,还是继续室内比赛。



        不过,有传言,十强战确定之后,会选择室外战。



        原本方平也无所谓,这还是他自己提议的。



        可当看到,换了新擂台,新擂台的合金质量,好像好到爆,方平差点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魔武,十强战之前,是没有机会再上台了。



        换言之……这个擂台,自己是没机会打碎,也没机会让人去捡便宜了!



        “可恨!”



        比赛还没开始,方平忽然猛地一拍座椅,京武欺人太甚!



        自己虽然不好中饱私囊,让导师们难做,可进了武道社,和揣进自己兜里,没太大区别。



        现在,京武明显是不给自己机会了!



        方平刚发泄完怒火,一旁的陈云曦好奇道:“怎么了?”



        别问她为什么在这,虽然今天没魔武的比赛,可今天她爷爷,她哥哥都在,不来不行。



        方平缓了口气,笑道:“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对了,你怎么不去二楼?”



        “在这也一样。”



        方平笑了笑,抬头朝二楼看了看,算了,不去了,去了西山武大的老头子恐怕要借机发飙。



        结果他没上去,倒是有人下来了。



        陈耀庭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瞥了方平一眼,状若漫不经心道:“小子,你说这轮比赛,京南如何?”



        



        “京南当然是必胜的。”



        方平笑道:“不过……”



        “说。”



        “不过,京南也只能靠打打女生晋级了,如今的京南,和名校之间其实拉开了差距。”



        陈耀庭面不改色,仿佛没听见。



        方平又道:“陈校长,近期我想进一步扩大武大的交流范围,京武、南武、西山武大等多家武大,都选择了加入,不知道京南武大,有没有这个想法?”



        “就靠你的电商平台?”



        “当然不止,算了,说了您未必懂,回头我让云曦弄一份简要的未来规划出来,我找机会和陈浩然社长谈谈,您老不会阻止吧?”



        “我不管这些,不要伤害到京南师生就行。”



        “那不至于,我方平可不是这种人,不说别人,云曦也是我魔武一员,京南和魔武其实也是一家人……”



        陈耀庭幽幽道:“魔武的学生,囊括了所有武大导师的子孙后代,这么说,都是一家人?”



        “也可以这么说。”



        方平再次笑道:“武大本就是一家。”



        “你不当教育部长可惜了。”



        “陈老高估我了,目前的我,当个魔武校长就到极限了。”



        陈耀庭被噎了一下,你觉得我是在夸你?



        好吧,他都不好再接话了。



        魔武的校长,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值钱?



        侧头瞥了一眼自己孙女……那是崇拜的眼神?



        陈耀庭有些心累,淡淡道:“看比赛吧,云曦,赛后去后台看看,和京南的学生多交流交流。”



        说这话的时候,老爷子想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自家孙女,怎么也得在京南找个好苗子谈谈!



        京南虽然不如魔武,可天骄也不少,四品境的学员,都是天骄,何况还是他自己培养出来的,感情自然是有的。



        结果,陈云曦好像理解失误,干巴巴道:“爷爷,我才三品,打不过他们的,等我到了四品,我再带队去京南吧。”



        “咔擦!”



        老爷子一把捏碎了手扶的铁栅栏!



        老子说的是交流,不是切磋!



        为何你想的只有带队打京南,你还是我孙女吗?



        一旁的方平仿佛也没听懂,笑道:“机会有的是,云曦,毕业后留校吧,以后可以经常带队去京南交流交流。”



        “我可以留校吗?”陈云曦显得有些欣喜。



        “嗯,可以的,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到四品,起码以五品实力毕业,哪怕在导师当中也不算弱者了。”



        “那你留校吗?”



        “当然,不出意外,我毕业可能就会接掌魔武,我相信,到了那时候,魔武会强大的超乎想象!”



        “我也相信!”



        “……”



        陈耀庭手中的铁栅栏已经被捏成了碎末,方平余光看了一眼,暗自咽了咽口水,不出意外,三年内,陈耀庭可能要跨入金身境。



        金身……自己不知道要多久,不见得能打得过这老头子。



        算了,老实点,别去招惹他,很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