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深渊漫游者在线阅读 - NO.0034:无法拒绝的条件

NO.0034:无法拒绝的条件

        对企业联络室里的气氛十分凝重。

        这其实很正常——跟一个不久前把你全家给杀了一半的人的家属,坐在同一个房间里呼吸,仅仅只是气氛凝重已经很是克制了。

        在联络室的负责人向珀尔瑟·芬妮说明,伊卡洛斯的领队有急事会稍晚一些过来以后,她便将怀表放在了桌子上,并告诉负责人自己只有耐心等待十分钟。

        自从走进房间以后,她便只说了这一句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会议室里的气氛也是越来越凝重。

        “还剩一分钟。”

        到了某个时候,珀尔瑟·芬妮拿起了桌子的怀表,然后淡漠地说。

        “哼……”

        闻言,在场已经有人对她的这幅傲慢态度表示不满。

        而对此,她却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芬妮女士……”

        这时候,联络室的负责人急忙走了上来,他按捺不住紧张的情绪道:

        “即便领队没有到,我们也可以提前开始谈判,毕竟最后的决策是一同表决的……”

        “没有这个必要。”

        芬妮目不转睛地盯着怀表上的转动的秒针道:

        “假如埃尔文没有来的话,合作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谈不拢。”

        说着,她将怀表盖上,然后收进了砖红色格纹立领外套的口袋里。

        “但我也不可能永远等下去,所以……时间到了。”

        她说着站起了身,表链露在口袋外那一小截空中微微晃荡。

        像两座山一样站在了她身后的面具男子,便立刻将她的椅子往后挪动。

        动作整齐划一,全程连脑袋都没有动过,就好像训练过无数次一般。

        但转瞬之间,她却又坐了下来。与此同时,她身后的那两个像保镖一样的面具男子,就好像预判到了这点一般,在她坐下来之前,又把椅子往里推到了恰到好处的位置。

        “你迟到了。”

        芬妮说道,但声音里好像也并没有抱怨的意思。

        会议室里,除了那两个面具男子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门口——布克·埃尔文与廖漆两人带着残影冲了进来。

        “路上有事情耽搁了。”

        布克没有解释是什么事,并且声音里也没有什么歉意。

        他说着,坐到了那个女人正对面的位置。

        而一旁的江舟扫了一眼会议室,发现除了布克旁边的副座外,并没有其他的位置,于是也只得坐下。

        然后他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差点把自己前额叶摘下来的公司高管身上。

        与伊卡洛斯解放阵线那些穿着肃穆正装,不停抽着尼古丁雾化器的中年人相比,作为普路托深潜公司高管的珀尔瑟·芬妮,看起来就好像是误入到机关单位的学生少女一样。

        她的外表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当然,这绝对不是她的实际年龄,毕竟她曾经在阿波罗生物就职,而那里便有着全世界最棒的延寿返老技术。

        一头带有荧光的淡绿色波浪长发,眼睛是闪烁着微微光亮的琥珀色。皮肤苍白得近乎透明,看起来就好像是长期被关在地下室,没怎么见过阳光一般。

        至于她的穿着,无论是以这个时代的审美,还是在江舟看来,都很十分的古典。裁剪十分得体的英伦风格砖红色格纹立领外套,围着一圈绿色的长围巾。身上没有多余的饰品,只是在右耳的耳垂上,点缀着一颗石榴籽造型的耳钉。

        反正怎么看都不像在刻板印象里一个公司高管该有的样子。

        “无论你有什么想法,都不要尝试在这里动手。”

        这时候,江舟的通讯频道里收到了布克发来的提醒。

        “她身后的那两个保镖是僵尸,激活以后能够杀掉除了我们俩之外的所有人……说不定连我们俩也能杀掉。”

        “僵尸?”

        发出疑问,江舟的视线一下子转移到了在芬妮身后的两个面具保镖身上。

        那两人都将背手在身后,如模特一样一动不动。

        除了他们露在面具外的眼睛——他们的眼睛就好像梦游患者一般,飞速在眼眶里抖动着。

        “军用僵尸,完全剪除了自我意识的调整人。一个指令就能进入到无差别的杀戮模式里。除了要保护的人外,它们会把周围的一切都撕碎才会停下……虽然理解不了太复杂的命令,但有着明确目标的事情,它们能够做到极致中的极致。”

        也就是所谓的僵尸奴工……

        江舟心想。

        很明显,这个通讯不是向他一个人发送的。江舟注意到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更凝重了,有几个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芬妮身后的那两个沉默的保镖。

        “首先,我要为公司前任负责人在安置区底层所造成的无意义浪费,以及对于你们组织的损失表示遗憾。”

        在布克入座以后,珀尔瑟·芬妮开场的第一句发言,便直接踩中了在场大部分人的雷区。

        将打算关停污水净化厂,断绝地下层区以百万计居民的生活用水,称作为“无意义浪费”。

        将屠杀组织一半的核心成员,称作为“损失”,然后并对此表示“遗憾”。

        如江舟所想,这女人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婊子。

        只是,在现场有人发作之前,她便以一种不容打断的语气继续说道:

        “接下来这些话是我以私人的身份说的,作为一个从阿瓦隆安置区底层摸爬滚打走出来的管理者,我对于你们的事业并非没有丝毫同情。实际上,公司的很多决策,我也并不是那么的认同。”

        这话虽然说得漂亮,只是但凡抬起头看她身后那两个军用僵尸一眼,就能知道眼前的这人是什么货色。

        “不认同,但还是会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对吧?”

        接替布克的新情报组组长如此问道。

        “没错,公司的部署不容置疑。新的智控中心必然会重新修建,而安置区的汽车工厂也会按照规划建设。”

        芬妮平静地回答。

        “那这样的话,即便我们能够放下之前的仇恨。在这个最根本的问题上,我们也不会妥协让步。我们会继续炸毁你们建设的智控中心,并且如果你下次再敢踏入这里的话,我们也会……”

        新上任的行动组组长压抑着怒气道。

        “你们大可一试,但要我说这是白费功夫。”

        并非是挑衅,她说话时的语气更像是在陈述事实。

        然后,她继续道:

        “并且,即便你们再次奇迹般的成功了又能怎样呢?公司还会有下一次,再下一次,一直到成功为止。而就算你们杀了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届时还会有接替我的人。在整件事情里,你们不重要,我也不重要,唯有公司的意志才重要。”

        “芬妮女士。”

        这个时候,布克终于说话了。

        “如果您这次屈尊到地下来,只是为了劝降的话,那我奉劝您还是回去好了,不要浪费时间。”

        对方微微朝布克点头,然后道:

        “当然不是过来劝降的,我也不认为你们会被这样的话给打动。只是另一方面,相较于之前的负责人,我并不享受自己的工作。因此,我会更愿意思考一个,除把你们杀光之外更加合算的方案。”

        “什么方案?”

        一旁的情报组组长问道。

        “公司的交予我的任务只有一个,那便是在七月份之前,确保诺德安置区汽车工厂能够开工。换而言之,只要能够完成任务,我们之间并没有你死我活的矛盾。”

        “怎么可能没矛盾?为了满足工厂所需要的供能,你们要拆掉安置区地下最后一座污水净化厂,届时整个安置区地下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你难道猜不出来吗?”

        先前一直沉默的黑客组组长开口了。

        “所以,你有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听到这里,布克紧盯着芬妮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然后道:

        “我自然是没有的。”

        “但是……”

        早就猜到套路了的江舟,轻声说道。

        “但是你们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果不其然,芬妮如此说道。

        “我们?”

        布克有些怀疑地指了指自己。

        “除了聚变局的供能之外,安置区的地下还有另外一种能源,那就是最初规划的地热发电站。”

        “但它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拆掉了。”

        布克道。

        不然如今的地下的居民,也不需要使用聚变局的昂贵能源了。

        “你们所持有的那台万用打印机。”

        芬妮如此道:

        “是当年的国际政府,布置用于维持诺德安置区地下设施的三台万用打印机矩阵之一。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它便能够在原有地热发电厂的遗址上,重新恢复运作。”

        当然,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能源、物料、地热发电厂的打印权限。

        以及最重要的……需要让发电厂遗址上的居民迁移走。

        天知道有多少人。

        “从今天开始算起,我可以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若没能做到,那么我便要继续前任负责人的方案。”

        最后,这个普路托深潜的高管如此总结道:

        “这便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方案。”

        布克听到这里,环视了会议室的人一周,然后就在他准备站起身说话之前,一旁的行动组的新组长先一步站了起来。

        “请诸位稍等一会,且不论这个方案我们能不能做到,也不论你今天过来谈合作是不是别有用心……但贵公司与我们先前在‘忒修斯仓库’的血仇,难道就能这么算了吗?”

        那人像是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般,站起身激动地对着芬妮说道。

        “先坐下来,沈l,这些事情我们可以之后在讨论。”

        布克连忙道。

        “不好意思,埃尔文领队,但我认为这件事情必须现在就说得清楚。我们死的人,我们流的血,绝对不能就这么的……”

        那个名字叫沈l的行动组组长说着走到了江舟身边,拽着他的胳膊把他一把提了起来。

        随后他指着廖漆,死死地盯着芬妮道:

        “这个孩子是贵公司先前那场暴行的唯一幸存者,你问问他,问他愿不愿意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假如经历了那场屠杀的他也能接受,那我就同意合作。”

        而对此,芬妮则是依旧十分冷静地开口:

        “我明白,这种感情的问题在你们看来非常重要。虽然我很想强调,之前那场惩戒行动与我没有关系,但相信这么说你们也不会相信。”

        “既然你也是普路托深潜的一员,那你就别妄想能够把自己给摘出去。”

        沈l如此回答道。

        第一次,江舟在那个高管的眼里看到了无奈的神情。

        “好吧,”她说“换句话说,只要这个最后的幸存者能够接受我的条件就行,对吧?”

        沈l环视了周围一圈,见没人有反对意见,于是点了点头。

        江舟的通讯频道接收到了布克的私人消息。

        “认真考虑一下吧,廖漆,不要意气用事。”

        他说话时的语气近乎是在请求。

        那么,抱歉了,布克……

        江舟在心里默默说道。

        自己先前已经下定决心了——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样的条件,自己都绝不会答应!

        “你的名字叫做……廖漆对吧?”

        珀尔瑟·芬妮的眼中闪过几道琥珀色的光芒问道。

        江舟点了点头。

        “那么,在你最后说出结论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事情要说。请在我说完以后,再做判断。”

        芬妮如此说道。

        无论你给出怎样的优厚条件,我都不可能答应的。

        江舟心想。

        随即,她停顿了几秒,然后继续道:

        “在先前行动中贵组织所有被俘虏的成员,我都会将在未来分批次释放……虽然这说不上是什么补偿,但你们可以把它当做是我的诚意。”

        “我接受这个条件。”

        江舟立刻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