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深渊漫游者在线阅读 - NO.0033:绝无回旋的余地

NO.0033:绝无回旋的余地

        珀尔瑟·芬妮?

        就是差点把自己的前额叶摘下来,给制作成僵尸奴工的那个人?

        之前叶谦跟他副官之间的对话有提及,他们这些伊卡洛斯解放阵线的俘虏,原本应该全部被送去医学部,制作成为没有意识的技术奴工。

        而医学部的负责人,就是那个珀尔瑟·芬妮。

        超级企业内部也是派系林立的,而叶谦很明显跟医学部不是一派的。因此他才截胡了那批俘虏中的部分调整人,送到了自己负责的部门下面去深渊暗网里“挖矿”。

        而江舟也才得以有机会将自己的死刑改成了死缓。

        跟着布克一起上了车,江舟沉声问道:

        “是什么类型的谈判?”

        一脚踩上油门,布克打着方向盘,声音有些不自然地回答道:

        “合作谈判。”

        …………

        “对企业联络室”设立之初,在组织的内部引来了很大的争议。

        毕竟,伊卡洛斯解放阵线最初是由诺德安置区底层污水净化厂被外包给公司以后,被迫下岗的工人联合建立的。

        而又因为当年公司的武力镇压,初创成员多少都跟公司有着血仇。

        即便后来组织逐渐发展壮大,大家都明白需要有一个能够与安置区上层企业对话的窗口,才能更好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底层争取更多的利益。但在情感上,那些当年被企业给迫害得家破人亡的元老们,还是无法接受这点。

        甚至当年组织里的最强者,在留下“现在的组织已经变质了”这样一句话以后,便愤然离开,去往安置区地上层阶,作为独狼去追寻自己的理想了。

        “他们不明白,伊卡洛斯真正最大的优势从来都不是武力,而是我们是唯一能够稳定安置区地下层阶秩序的组织。安置区政府不行,企业驻派的办公室不行,那些杂牌的帮派更不行……只有我们能够控制住这个巨型高压锅不轰然炸开。”

        开车疾驰在路上,布克转头对廖漆如此说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伊卡洛斯履行起了政府的职能。他们投建孤儿院,设置线上审判法庭,管制对建筑主体的偷盗破坏。再加之绝大多少成员本身就出自地下层阶,无形之间编织出了一张密不透风的人脉网络。

        而这是所有外来势力,在短时间无法替代的。

        当然,维持政府职能所需要的成本也是无比巨大的,但拥有着万用打印机的组织,还是能够平衡相关的成本——许多巨大的开支,他们都可以很轻松的使用来自深渊暗网里的黑科技解决。

        所以,组织最大的优势不应该是有一台万用打印机吗?

        江舟心想。

        不过他也清楚,布克一路上跟他说这些的原因。

        甚至之前在审讯完脑叶帮的首领后,他跟自己说起过去自己与前领队科瑞特之间的分歧,也是在为这件事情做铺垫。

        无论布克的动机如何——他打算与普路托深潜公司进行合作谈判。

        就在组织炸毁了普路托深潜建设的智控中心以后。

        就在公司杀死了组织包括上一任领队在内的那么多同志以后。

        并且,布克希望自己届时能够站在他的那一边,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带着自己去谈判的原因。

        作为“忒修斯之围”的唯一幸存者,假若连廖漆都能够不计前嫌,接受与普路托深潜公司的合作,那组织里的反对声音自然会小上很多。

        江舟觉得这家伙简直疯了。

        “现在接替叶谦负责诺德安置区公司相关业务的,是公司医学部珀尔瑟·芬妮……前任的叶谦相比,她难得算得上是有良心的人了。”

        布克继续道:

        “以公司狗标准而言的有良心。”

        江舟说着看向布克,继续道:

        “你这就好像在说,她是所有婊子里最有贞洁的那个。”

        后者闻言叹了口气:

        “廖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也不是不清楚现在组织的情况……”

        “对!我很清楚!但你觉得组织现如今这个情况是谁造成的?”

        江舟愤然打断,然后接着道:

        “再说,难道你真的觉得我这是在意气用事吗?冷静下来思考,跟之前把我给打得半残的企业合作,就是一个很理智的决定?我怎么觉得真正在意气用事,真正在一厢情愿的人其实是你呢?”

        “都说了,她跟之前的那个负责人叶谦完全不一样。在一开始,她就希望能够与我们合作,并且也释放善意了……”

        虽然这么说,但布克的回答好像不再那么有底气了。

        “那她是在普路托深潜的惩戒部队下到安置区底层屠杀我们的时候释放的善意?”

        不由自主回想起了廖漆记忆里,他们在“忒修斯仓库”被屠杀的惨烈情景,江舟不由反问道。

        “你说的是在那之前的事情,当时对于诺德安置区的事情她并没有决策权。而且……你说得对,实际上,在惩戒部队到来之前,她确实提前警告了我们。”

        布克道。

        “那太棒了!但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一下,既然她警告了我们,我们当时又是怎么走进敌人包围圈里的?”

        江舟讽刺道。

        “之前都说了,肯定是当时在你们队伍里的人中有叛徒。我知道这点你可能很难接受,但黑隼-136或者是千夏樱他们……”

        “得了吧!”

        听到这里,江舟终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所以说你宁愿怀疑136大哥的忠诚,也要相信那个叫珀尔瑟的公司狗?”

        毕竟江舟清楚,布克口中的那两个人,此刻都在深渊暗网里挖着矿呢。

        虽然这件事情自己没法说,但站在廖漆的立场上,指责怀疑136或者千夏樱是叛徒,这也是他没办法接受的指控。

        而且即便不是站在廖漆的立场上,江舟也不愿意跟那个所谓“有良心”的公司高管合作。

        能够把人的自我意识抹杀,并活生生制作成技术奴工的人,很难说她多有少良心。

        倘若伊卡洛斯因此而彻底覆灭,那他届时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总之,无论是以江舟的立场,还是以廖漆的立场,他都不可能支持与公司的合作。

        想到这里,江舟不由暗自下定了决心。

        之后到了对企业联络室,会见那个普路托深潜的高管时,无论对方开出多么优厚的条件,他都不可能站在布克那边,答应与公司之间的合作!

        绝无一丁点儿回旋的余地!

        布克听到这里,也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珀尔瑟·芬妮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但有些原因我不能跟你说得太清楚……”

        艹,你也谜语人起来了是吧?

        江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而说到这里,布克咬着牙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道:

        “但唯有一点请你相信我,现在的你,我是真心作为伊卡洛斯的下一任领队在培养的。所以在这种事情上,我是不会欺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