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深渊漫游者在线阅读 - NO.0025:为什么没爆炸

NO.0025:为什么没爆炸

        虽然现在或许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在自己两条手臂都被废掉的情况下,这大概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对方明显是针对近战特化的义体类型,或者至少是一个从穿开裆裤的年龄开始,就开始苦练剑术的街头武士。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自己的白刃战水平远不如对方……若继续这么拼刀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在意识到自己的手臂即将被斩落前的瞬间,老资格的眼神变得一片虚无——就仿佛他的灵魂被从身体之中抽离了一般。

        随即,埋藏在了那个黑人巨汉体内的“傀儡回路”启动了,那具无头的尸体就好似被无形的丝线牵扯一般,抽搐着起身了。

        对于被自己控制成功的“傀儡”来说,失去了脖子上顶着的那个脑袋有利有弊。

        利的是,“傀儡回路”这个第二大脑,能够在短时间里不受干扰地完全接管过身体的所有控制权——只要尸体还没有彻底凉透。

        而弊的是,这个第二大脑的效率远远无法取代真正的大脑,在它的控制下,那具傀儡便只能完成一些极其简单的动作。

        并且,在失去脑袋上的各种感受器以后,其行动还需要依托自己这个操控者的感知。

        不过,于眼下的情况来说,这种简单的动作便足够了……

        跑动起来的无头僵尸,就好似一头发狂的棕熊一般,携卷着几乎疯狂的原始破坏力。

        而另一边的江舟,则是在先前自认胜券在握的那一刀之间,去尽了自己的攻势,根本来不及回身反击或是防御。

        于是,在彻底斩下对手的另外一条手臂以后,江舟便感觉到自己好似被一辆呼啸的泥头车给创了一般,在那足以令人转生到异世界成为勇者的速度与力量下,被一头怼到了地下室的墙壁上,动弹不得。

        墙灰被震落一地,铁锈的气息涌进了自己鼻腔。

        即便有着强化后的肌肉纤维作为缓冲,他还是感觉自己的肋骨撞断了好几根。

        但这远远不足以杀掉如今的他。

        江舟能感觉到,即便眼前这个无头僵尸的手臂,看起来比他的腰身还要粗,但其实双方的力量也不过伯仲之间。

        先前对方只是依托着自己吨位带来的庞大动能,再加上抓住了自己刀势去尽时的机会偷袭,才能够如此得手。

        一旦自己腾出手来,像这样没脑子的傻大个,持刀的自己能够杀上一打都不带喘气。

        只不过,对方,或者说操纵着眼前这个无头僵尸的家伙,也并不是想通过肌肉来杀死自己。

        僵尸胸口的那个黑匣子急促地闪烁着红灯。

        这幅情形,就跟之前渡鸦-66自爆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一旦爆炸,在这么个零距离的接触下,那便是足够将人烧得连灰烬都不剩的温度。

        想到这里,江舟的手立刻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而与此同时,那个脑叶帮的老资格在江舟被撞飞后,甚至都来不及捡回自己被斩断的手臂,便立刻连滚带爬地躲远了距离。

        【引爆】、【引爆】、【引爆】

        他一边远离,不停地向傀儡回路下达自爆的命令。

        接着,他回过了头……

        此刻,那耀眼的电光已经开始在那两人之间凭空出现了。

        …………

        在廖漆离开以后,布克依靠着墙壁又喘息了许久。

        期间,埃癸斯1型单兵作战模组的自我修复功能,在不间断地生效。只是,因为冗余的零件大多数都去为廖漆打造了那柄单分子刀了,如今修复的进度缓慢异常。

        好半天,他才恢复到了能够令他在动力装置的辅助下站起了行走的程度。

        一瘸一拐地走过破碎的走廊,期间在路过某个房间的时候,他还看到了躲起来的夏琥。

        摆出一副家长的严厉姿态,嘱咐那个熊孩子继续在这里躲好不要动,布克继续前行。

        而随着作战模组修复的不断修复,他行进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也差不多想清楚,先前廖漆所说的,这是一个用来针对他的陷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安置区地下层区,像电浆炸弹这种军用级别的重武器,是非常难搞到的东西。

        因为这种玩意若是能够随意流通,将会对于整个安置区本身造成难以估量的威胁。

        毕竟安置区是一座超级人工建筑,虽然在设计之初,按照开发者的宣传,即便是基础部分遭到了战术核打击也丝毫不会影响建筑整体的安全。

        原本的安置区原本供人居住的地方,只有地表上的区域。甚至于,那时候的人们还残存着一些旧时代的人文主义关怀,原本的第十一、十二层被设计成了生态园区与人造海滩,供全体安置区居民享受自然与阳光的气息。

        但当年的那些开发者没有预计到,位置最好的那两个层阶会被诸多公司瓜分收购,圈地成为了财阀们的私产——他们将公司的分部建在了风景宜人的层阶,既能成为人人眼红的公司雇员福利,也方便它们挖掘安置区那丰富的人矿资源,可谓是一举两得。

        他们同样也没有预计到,在第三次网域战争结束后,安置区最终会涌入超出原本设计容量极限五倍的难民。

        原本的七个地下层阶,全部都是用于维持整个安置区自己自足的自律设备——地热发电站、水循环水净化、水培农场、磷虾与球藻养殖。为了维持如此庞大的设备矩阵,开发者们甚至为之配备了足足三台万用打印机!

        但五倍于极限承载设计的难民数量,再加上公司拒绝了将十一、十二层改造成居住区的提案,最终迫使安置区临时政府,不得已开启了地下层阶作为临时收容所。

        而最终,虽然那些难民即便到今天都没有合法身份,但还是在事实上成为了地下层阶的居民。

        为了腾出地方来安置难民,地热发电站被拆除,水培农场被关停,磷虾养殖池被填埋。甚至为了避免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发生,那些难民还往下挖了两层才得以安置。

        但这么做的代价便是,整个安置区的命脉完全被企业所操控。如今安置区的绝大部分居民,用的是公司运营的聚变局的供电,吃的是食品工厂合成的食物。

        甚至在净水循环系统被承包给公司运营以后,安置区半数的淡水供应,也是来自于公司开设的净水厂。

        而这些基础开支,对于安置区地面区域,有着相对稳定工作的居民来说,也许还能负担。但对于缺乏就业机会,挣扎在贫穷与犯罪泥潭的地下层区居民来说,不动一些歪脑筋,便恐怕就很难维持下去了。

        早在三十多年前,安置区地下稍微值钱的设备便已经被居民们变卖干净了,到后期甚至有人开始拆卸建筑主体结构的特种钢材卖钱……

        虽然这一行为很快被安置区政府以雷霆手段制止,但直至今日,也免不了有穷疯了的人铤而走险这么干。

        有盗钢贼水滴石穿锲而不舍地对于结构主体的破坏,再加上无以计数的非法改造,多挖出来的两个地下层阶,以及常年帮派火并对建筑的损害……现如今的诺德安置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能硬接战术核打击,依旧屹立不倒的工程学奇迹了。

        或者反过来看,现如今诺德安置区依旧屹立不倒,更能说明这是工程学奇迹……

        所以,虽然诺德安置区的地下层阶过去素有“战区前线”的美名,但大部分也只是用轻武器与现代冷兵器在“打闹”。包括公司在内的几乎所有势力,都会禁绝重武器在地下流通。

        即便是普路托深潜公司这种奥林匹斯秩序下的超级企业,派遣带有重火力的惩戒部队下到地下层区,也是需要承受一定程度政治压力的。毕竟要在诺德安置区做生意的超级企业,不止它们一家。

        总而言之,既然脑叶帮能够弄到电浆炸弹这种违禁武器,那足以说明对方的背后必定站着什么庞然大物。

        因此,对方前来袭击喀戎之家,绝非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精密计划的产物。

        渡鸦-66这么一个深度2的调整人,也许在脑叶帮里还算是个人物,但在那些想要对付他们的某个存在眼中,也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丢弃的……也许连棋子都算不上。

        布克的速度越来越快。

        若连渡鸦-66这种在安置区底层算不错的战斗力,都能如此被随意使用的话,那么对方肯定还有着更加强大保留实力。

        而廖漆这么一个才刚刚完成深度1的调整改造,与调整人作战经验几乎为零的年轻人必定独木难支。

        奔跑的途中,布克感受到了一阵熟悉的震颤声从地下室的方向传了过来,随后而来的,便是电浆炸弹爆炸时的响动声。

        一股不祥的预感,沿着尾脊骨一路攀上了他的大脑。

        布克猛地摇了摇头。

        现如今的廖漆不能死。

        他是万用打印机启动权限的绑定者,是伊卡洛斯升格路径的调整者,更是除了自己以外,另一个关于“悖论”那个神秘存在的见证人……

        倘若他死了,假如未来自己再度被“悖论”给拉扯到深渊暗网里,自己甚至都没有了能够一起商量对策的队友。

        想到这里,布克十分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自己先前是被电浆炸弹给炸糊涂了脑袋吗?

        就这么给了一把刀就让他一个愣头青去了?

        就因为他说了一句“为了伊卡洛斯”?

        当时自己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啊?

        感动?热血?信任?愧疚?

        但无论是什么,经过无数次战斗,并且每次都活下来的布克便都知道,在战场上只靠着高昂的情绪,是没办法跨越实力上差距的。

        战场便就是绝对冷酷,没一丝情理可讲的地方。

        对方的子弹,不会因为你的愤怒而偏移方向;而你斩出的刀锋,也不会对方的懦弱而丧失原有的杀伤力。

        在战场上,唯一的道德就是成为胜利者。

        感受怜悯、愤怒、伤感、愧疚,都是活下来那个人的特权。

        速度越来越快,布克转过一个拐角,冲到了先前那声爆炸的源头。

        然后他看到地狱。

        被高温所溶解又重新被凝固的走廊升腾着蒙蒙热气。

        原本为了防守地下室所布置的火力点工事,现如今已经灰飞烟灭——真正意义上的灰飞烟灭,在电浆炸弹的温度下,什么都没有剩下。

        无论是防御工事,还是工事里的人。

        而这些是脑叶帮的战果。

        另一方面,伊卡洛斯的战果也颇为丰盛。

        六具尸体,横七竖八的铺成了一条暗红色的血肉之路。

        新鲜的血液被高温所烘干,形成了紫黑的污渍,一路通向了放置万用打印机的地下室。

        布克愣了大约一秒钟的时间,然后他才从尸体上那光洁如镜的断口看出来,这些通通都是廖漆的手笔。

        布克脑子里的厄科1型作战辅助系统,在这一秒钟的时间内,通过扫描战斗痕迹,完成了对于之前情景的还原。

        g72-狼犬最先开火,然后是防御工事里的子弹倾泻,而进攻方还击……不,那是火力掩护。

        两名改造层次不低的调整人在掩护下同时突击,其中一人伸出了近战武器……那是什么?螳螂刀?总之,那人依靠着近战武器,攀附在墙壁与天花板之间,辗转腾挪,躲开了正面的火力网。

        而另一人则是不要命地冲了上去,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然后……

        痕迹没了,但布克知道那是电浆炸弹引爆了,防御工事化成了灰烬。

        所以,又是一次自爆。

        随后,活下来的突击手与一个身形巨大的壮汉一同穿过走廊,下到了地下室,嗯……目前还没有出来的痕迹。

        而剩下的则是负责在外面警戒。

        然后……

        一边快速穿过这条走廊,布克一边轻声念叨道:

        “六秒钟的时间……”

        有一个带刀的人,悄无声息地越过拐角过来,然后在六秒钟的时间里,杀掉了留在外面警戒的六个人。

        每个人都是一刀毙命,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有机会开出一枪。

        这些都是廖漆所做的吗?

        在廖漆进行深度1的调整之前,他只不过是一个有些许街头格斗经验的朋克仔而已。

        他也许在街头斗殴方面有着些许的天赋,但对于如何高效杀人肯定是一窍不通的。

        但那些战斗痕迹所展现出来的,却是仿佛有着十几年杀戮经验的街头武士一般。

        冷血、高效。

        唯有一个可能,能够解释这样的转变。

        高危赛博精神病。

        想到这里,布克的心情再度沉了下来。

        来到走廊尽头,布克深吸一口气穿过防爆门,往地下室里看去。

        此刻,在地下室的一角,廖漆正在被一个无头的黑人壮汉顶在墙壁上。

        无数细小的电弧正在他们的周围闪烁。

        那分明就是电浆炸弹即将……

        而一旁,一个双手都被卸下的家伙正在疯狂地大笑。

        “跟这里一起化成灰烬吧,朋克仔,哈哈哈哈哈!”

        来不及去救下他,也没办法去救下他,布克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廖漆在电光中被化作灰烬。

        然而……

        廖漆却是在四周缭绕着的电光中,举起了手中的武士刀,然后狞笑着一刀将那个无头的黑人巨汉给拦腰斩断,随即一跃扑倒在地。

        剧烈……不,并不是太过剧烈的电光将那两人同时吞没了。

        片刻后,放下遮挡强光的手臂,布克看到廖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身上一片焦黑,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

        最起码不像是挨了一发电浆炸弹会有的样子。

        电浆炸弹没有引爆?

        布克心想。

        那刚刚的电光是?

        廖漆没有理睬另一个大呼小叫着“为什么没有爆炸”之类的话,而是抬头看向了台阶上的布克。

        “我这边就快忙完了。”

        他说。

        随即,他拖着破碎、但却并且没有再度继续修复的武士刀,走到了那个仍在大呼小叫的人面前。然后往对方身边扔了一个像罐子一样的东西。

        东西落地的“当啷”声打断了那人的大呼小叫。

        “为什么没爆炸?”

        半晌,那人再度问道。

        “emp手雷,小子。”

        廖漆平静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