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深渊漫游者在线阅读 - NO.0009:带我去见他

NO.0009:带我去见他

        “这把枪是什么型号?”

        江舟从武器架上拿起了一把造型有些像手弩的手枪,向一旁的黑隼-136问道。

        “天蝎座型脉冲手枪,怎么这里连马尔斯战争科技的武器都有啊……”

        正在武器架上挑挑拣拣的136,回过头看了一眼江舟手中的枪,不由嘀咕道。

        “好用吗?”

        “黄道十二宫系列的武器就那样吧,大多都花里胡哨的。最起码对于调整人来说,收藏价值远大于实用价值……你该不会是想挑这个吧,忒修斯?”

        见江舟正在仔细阅读着有关于天蝎座型脉冲手枪的使用说明,136立刻问了一句。

        因为一直喊“原生人老弟”这种称呼实在有些怪异,并且千夏樱也表示,自己总是会忍不住叫成“穴居人”。因此这几个伊卡洛斯的人一合计,用之前那个公司主管给江舟所取的代号“忒修斯”,作为了他如今临时的名字。

        “看上面的介绍,不是挺强的吗?”

        江舟追问道。

        那把手枪的旁边自动弹出了一个视频窗口,里面正在播放着这把枪威力实验的演示——耀眼的高能脉冲呼啸,隔着数百米的距离,眨眼之间便将用作活体实验的山羊给烧了个对穿。

        “这种卖家秀你也敢信啊,这是最大威力解放的状态。在满充能的情况下,只能开三枪。并且因为冷却系统的设计问题,在高档位下,这把枪每次开枪之间都会有三秒多的冷却间隔……三秒钟的时间,这对于调整人来说够做太多事了。”

        136有些无奈的将江舟手中的那把手枪拿了下来,放回到武器架上继续道:

        “每个人的‘背包’都是有限的,或者换个说法,每个‘替身’能够携带下潜的‘情报量’都是有限的,还是不要浪费空间在这种玩具性质的武器上比较好。”

        江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换句话说,当我遇到了拿这种枪的人的时候,只要躲过在高威力档位下的第一枪,便有三秒钟的空窗期足够让自己夺枪?”

        136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一脸疑惑地问:

        “虽然是这样的没错,但你为什么一直要纠结徒手夺枪这件事啊?”

        “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

        …………

        所以关键在于如何躲过第一枪。

        看着那个拿枪指着自己的街头佣兵,江舟心想。

        观察、分析、评估、战术可能……

        这是自己刚刚通过那枚战术记忆体,所学到的战斗技巧。尽管运用起来并不熟练,就好像是考试前夜临时抱佛脚死记硬背下来的知识点。

        但相较于几分钟前,对于战斗这件事情还一无所知的自己来说,这已经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了。

        肾上腺素飙升,心跳加速、血压升高,大脑将妨碍战斗的痛觉逐一屏蔽。廖漆身体的五感变得敏锐,大脑对于肌肉与骨骼出力的保护限制也被解开。

        观察、分析、评估、战术可能……

        追随着自己的经验,廖漆将记忆体从自己身上的插槽里取出了出来——这是对方此行的目的,同样也是自己此刻手中唯一的筹码。

        随后,他将这枚筹码朝对方的脸上扔了出去,将这份筹码兑换成了对方一瞬间的动摇,以及……

        在廖漆将记忆体向自己扔过来的瞬间,紧绷着精神的老蛇抬起了枪身。脉冲手枪接通了他的机械臂,自动校正好了弹道。这一次,经强化后的高能脉冲威力足够将对方的整个脑袋都轰成碎渣。

        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过对方机会了。既然对方这么不珍惜,那自己也不用讲再什么客气,直接扣动扳机就好。

        但就在打算开枪的瞬间,老蛇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枚记忆体朝自己扔过来时,所划过的轨迹,从自己的角度上来看,正好与对方的脑袋连在了一条直线上。

        倘若自己现在立刻扣动扳机的话,高能脉冲将会把对方的脑袋连同在半空中的那枚记忆体一同给轰成碎渣。

        于是老蛇将枪口略微得朝左下方偏移了一点,瞄准了对方的躯干。

        “滋——嘭!”

        线圈的充能声与冷却器的发动声同时响起,一道脉冲光束从枪口处喷薄而出。与此同时,老蛇没握枪的另一只机械手稳稳地接住了半空中的那枚记忆体。

        好了,委托已经……

        “砰!”

        有什么东西猛地冲击到了自己的身上,一股巨力就这么将他给结结实实地撞倒在了地上。

        “什……”

        原来是对方不顾先前自己腿上的贯穿伤口猛地跃起,带着自己的动量撞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刚刚自己开的那一枪因为对方突然跃起,只是再一次的贯穿了对方的大腿,并没有造成足以致命的伤害。

        而当老蛇把注意力从记忆体上转移过来时,对方已经是直接冲到自己跟前,用自己的胸口抵住了他手中的脉冲枪。

        老蛇猛地继续扣动扳机,然而散热器还没有冷却完毕的天蝎座,却是只能发出空洞的“咔咔”声。

        “你……”

        没等自己有下一步的动作,将自己撞倒在地的那个年轻人,直接将膝盖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同时,他的双手缠上了自己握枪的那只手,试图把枪夺下来。

        对于这样行为,老蛇却是不惊反喜。

        自己的双手都是工业级义手,若论力量的话,完全不是对方这个肉体凡胎的原生人可以随意碰瓷的。

        想掰开自己的手指把枪夺下来?天真!

        自己只要稍微用一点力,对方的骨头立马就要粉碎性骨……

        “咔嚓”一声,就像变魔术一样,老蛇紧握着手枪的两根金属手指被对方给卸了下来。

        对方压根就没有尝试硬掰自己的手指,而是沿着义体关节的薄弱处,顺着自己力量的方向借力用力,顺势将两根手指给拆了下来。

        那动作,流畅得就好像那些最熟练的义体医生一样。

        自己的两根手指被拆下来以后,被握紧在手中的天蝎座,便有了可以活动的空间。只见对方的手指伸进了间隙里一扯,那把枪便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与此同时,这把天蝎座型脉冲手枪的散热刚好完成,重新变成了可以随时开火的状态。

        只不过这一次,枪口却是顶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这是怎么回事?

        老蛇一下子懵了。

        怎么先前的那个愣头青,突然之间就像是有了十多年作战经验的百战老兵一般经验娴熟了?

        没等他说什么,那人便拉进了自己的脸看向了他。

        老蛇甚至能够从对方的平静的瞳孔里,看到自己惊恐的脸。

        “想要活下去的话,带我去见你雇你过来的那个中间人。”

        “但是……”

        老蛇还想挣扎一下。

        “带我去见他。”

        对方重复了一遍。

        “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