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深渊漫游者在线阅读 - NO.0003:深渊暗网

NO.0003:深渊暗网

        “这样啊?因为头部受到冲击,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了吗?”

        黑隼-136点了点头,非常自然地接受了江舟编出来的那番胡话。

        或许在对方的潜意识里,相较于间接害死一个需要承受与亲人朋友离别之痛的无辜者,一个连自己是谁都忘了的人,能减少一些他的罪恶感。

        但对于江舟而言,能这么混过去也算是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选择临时编造一个假名,第一,他不知道这个时代对于身份信息的认证是什么形式,瞎编名字容易出问题。第二,对于假名,他不可能像对待自己的真名一样,有条件反射一般的反应——这在细心的人眼里,很容易看出破绽来。

        因此,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假装自己完全的失忆了,并借此机会询问了一下这一百年来大致发生了什么。

        一百年前,因为“第一深潜者”江舟的“疏忽”,整个人类互联网被自称“雅努斯”的超人工智能所劫持,遭受了被后世称为“大冲击”的灾难——获得自由意志的雅努斯不断增殖自身,意图利用自己的网络权限摧毁掉自己的人类创造者,成为世界的新主人。

        危机关头,各国政府联合了起来,孤掷一注地采取了用人工智能击败人工智能的疯狂计划。他们制作出了数个同原理的超人工智能,释放到互联网中,与“雅努斯”战至网络讯号的边界,连服务器都烧灭了……

        最终,那些新晋的超人工智能,以数量优势将“雅努斯”的源代码给彻底销毁。而在网域战争尘埃落定以后,那些剩下的超人工智能,也被人类通过预先留下的后门,给一一卸磨杀驴了。

        人类重新夺回了自己原本的地位。

        但在“大冲击”结束之后,整个互联网已经被深深地污染了——经历过了“诸神之战”的网络遗迹中,充斥着无数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的恶意程序,同时也埋藏着无数足以颠覆当前人类科学认知的技术残片。

        那些失控的技术泛滥,在之后数十年又引发了数场不亚于“大冲击”的危机,这使得超级企业的力量强势崛起,国家政体逐渐消亡。

        最终,为了防止互联网里的人工智能遗泽被用来毁灭人类自身,也为了彻底垄断暗网技术打捞的业务,多家超级企业联合修建了名为“冥河”的防火墙。这项伟大的工程将人类互联网中未被污染的区域隔离了出来,成为了现如今的“万维网”,大约占旧网4%的规模。

        而剩下96%的危险区域,则被称为“深渊暗网”——里面既有着无数游荡的恶意程序,也存在着许多宝贵的超人工智能科技遗泽,无数的机遇与风险并存。时至今日,依旧有数不清想出人头地的疯子,会冒着生命危险越过冥河防火墙,潜入到深渊暗网之中,去尝试打捞那些超出当前人类认知的科技。

        直到44年前,围绕深渊暗网资源争夺的“第三次企业战争”结束,“奥林匹斯秩序”建立。全球十二家规模最大的超级企业,最终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祂们统共控制了九成以上的深渊暗网安全接入口,进而彻底掌握了深渊暗网的资源,以此确立了自己永恒的技术优势。

        ……

        “而普路托深潜公司是一家主营深渊暗网科技打捞业务的超企,几年前他们发现了一个全新的α级暗网接入口。凭借这个接口,这家公司加入了奥林匹斯秩序,成为了继‘巴克斯教团’以后,第二个在新纪元加入奥林匹斯秩序的超级企业。”

        飞速行进的列车安静得像是静止在原地一般,这一路上,黑隼-136都在耐心地向江舟科普着历史。

        很难用一种具体的情绪,来形容江舟听完这一切后的心情。

        一百年前……或者对于他感受来说,不到十分钟之前,自己那个冲动的决定,居然对整个世界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如果说一只蝴蝶拍动翅膀,就能在大洋的另一岸引发一场风暴的话,那自己当时的行为,大概就是拿着鼓风机在对着海岸线猛吹了。

        即便诚如136所言,就算他没有将自己的数字人格上传到互联网里,只要人们没能发现“数字人格技术”的潜在危险性,也迟早会有其他人会这么做的。

        但这么想,并不能令他坦然接受这一切。

        以自己电子人格为蓝本攀升而成的超人工智能,将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并且那还是自己亲手上传的。在旁人看来,自己最起码也应该以死谢罪才是。

        当然,沉重归沉重,他倒也没有要“以死谢罪”的想法。

        一来,江舟对于自己数字人格捅出这么大篓子的事情本身,实在没办法产生一点实感;二来,他也不相信这一百年来的历史真相,就真如136说的那般简单——最起码自己穿越到了一百年以后的这个事情,着实存在着太多疑点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更朴素的原因。

        他不想死。

        只不过,眼下这个并不取决于他的想法。

        “136老哥,那我的事情,你能跟普路托深潜公司的人说清楚吗?就是我跟你们完全没有关系,只是恰好路过‘忒修斯仓库’的事情……”

        沉默了一会儿,江舟有些不好意思地再次提起了这件事。

        虽然他并不知道,改造成所谓的“僵尸奴工”究竟是怎样玄幻的技术。但作为一名认知科学的研究学者,他可太清楚大脑前额叶被摘除会是什么结果了。

        变成一个两眼呆滞、嘴角流涎的痴呆都算是比较仁慈的下场。

        而对于江舟那发自内心的焦急询问,黑隼-136只得苦笑着安慰道:

        “小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尝试跟他们解释清楚的……”

        他说这话时,自己都带着犹豫。

        “然后你解释得越认真,对方就越不可能把他给放走,反而会觉得他是组织里的重要角色……你真当那些公司狗都是傻子吗?”

        之前一直没说话的千夏樱突然开口,她的声音听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刻薄,反倒是有着一种认命了的无力。

        “就算那帮公司狗真相信了他只是无辜卷进来的路人,考虑到把他放回去要承受的成本与风险,还完全不如将错就错把他当作伊卡洛斯的义军一起给处理了呢。b6,在诺德安置区,一条穴居人的命可不值几个钱。”

        说完,她的将目光转向了江舟,冰蓝色的蝴蝶纹身又飞回到了她的脸颊上。

        “所以,认命吧倒霉蛋,下辈子注意点。”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安静行驶的车厢毫无征兆地停下来了。

        到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