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月谣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祭品

第六百三十三章 祭品

        李稷全身仿佛都被雷击贯透。

        “你在……说……什么?”

        李稷情不自禁后退一步。

        林挽弓就站在他的面前,可他所说的每个字都仿佛离李稷很远。

        大司命去调查少司命的死因天经地义,可为什么会去查他的身世?

        一个可怕的猜测在李稷的脑海中无限膨胀。

        少司命的死,和他有关?

        “你真的没有猜到过吗?”

        林挽弓冷冷地望着李稷,“抱月死于八年前。那时她是位阶二的神女,整个人修行界除了我姐姐之外无人能敌。她那么强大,即便有人暗算,可又有谁能真的杀掉她?还是在不被我姐姐察觉的情况下?”

        是,林挽弓说的全对。

        李稷又后退一步,额角渗出大颗大颗的冷汗,“她离开森林的那一晚,有人篡改了我的记忆,难道说是……”

        可他记得很清楚,他虽然违背了对林抱月的誓言跑出了小院,但是他绝没有向嬴抱月下手过。

        难道他这段记忆也有问题?

        “不是八年前,”林挽弓目光复杂地注视着神色大变的李稷,“早在你跑进云雾森林的那一年开始,不该发生的事就已经发生了。”

        李稷再退一步,“我误入云雾森林,难道是有人设计的吗?”

        “是有人设计了针对她的圈套没错,”林挽弓深吸一口气,“但她原本是可以避开的。”

        林挽弓到现在都还记得七年前他最后一次见到林书白,林书白谈起林书白的死因时脸上的悔恨与无奈。

        林挽弓心里清楚,九年前的事他其实不该怪罪李稷。

        李稷当时只是个被囚禁多年的小孩子,最多是被人利用了,做下决定的是林抱月。

        是多年后再次见到他,看到这个家伙对于当年的事一无所知一副活得缺心眼的模样,他就来气。

        “如果九年前抱月没有遇见你,”林挽弓静静望着李稷,“她很可能不会被贼人所害。”

        “你不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能活过十五岁吗?”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面对林挽弓的逼问,李稷不禁再后退一步。

        但他后退一步,林挽弓就进一步。

        “你已经是天阶修行者了,你告诉我,该如何让一个被神灵寄生快要被撑死的孩子活下来?”

        李稷不再退,嗓子干哑得厉害,“只能将神灵封印。”

        这也是他最初想要问林挽弓的那个问题。

        是否有人封印过他体内那个存在。

        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李稷脚底生根地站在沙地上,“有人封印了我体内的神灵。”

        他抬起头,眼神空洞地看向林挽弓,“是谁?”

        “你觉得是谁?”林挽弓看着这个自欺欺人的男人,“这世上还有谁能做到这样的事?”

        “即便虚弱至极,那也是个神灵。”

        青龙神本就是八兽神中位阶最高的天之四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封印神灵这种事哪怕是人神都未必敢尝试。

        这不光是能不能做到的事,修行者的力量来自于八兽神,拿来自兽神的力量去封印兽神,不光是违背天道了,简直是天下第一伤天害理之事!

        那个疯子……

        “封印神灵,这是一定会遭天谴的事!”

        林挽弓双眼发红,声音撕心裂肺。

        “能做到的人里,又有哪个傻子,会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孩子冒那么大的风险?”

        李稷手里的巨阙剑,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将沙漠砸出一个深坑。

        他跌跌撞撞后退了几步,靠着石块滑坐在地面上。

        林挽弓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男人,“你现在应该都清楚了吧?是谁?”

        是她。

        原来全是她。

        李稷伸手去抓地上的巨阙,却抑制不住手指的颤抖,他干脆放弃了,抓起地上的一把沙粒握在掌心。

        “她付出了多大代价?”

        “至少一半的功力,神魂和精血都有所缺损,”林挽弓盯着李稷,“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的体内应该都还有她的部分神魂。”

        “我的体内?”李稷摸上自己的胸前,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这只是我和姐姐的猜想,不过……”

        林挽弓皱起眉头,“你和她之间是不是有所感应?如果有,恐怕就是那部分神魂的力量。”

        林抱月封印青龙神的阵法是她自创的,哪怕林书白当年也没有彻底破解,某种意义上她在封印青龙神的同时,也和青龙神之间结下了难以言说的联系。

        “我和抱月之间?”

        李稷目光怔忡,脑海中一时间划过无数画面。

        “这些都是我姐姐通过抱月留下的蛛丝马迹推断出来的,但她到底是如何将青龙神封印的,具体有什么的负作用,只有她自己知道。”

        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

        当年的少司命无比强大,想要从外部打败她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她自己削弱自己的力量。

        而李稷,就是那个导致林抱月自我削弱的罪魁祸首。

        李稷望着指缝间染血的沙粒,喃喃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我就不知道了,”林挽弓淡淡道,“只能去问她自己了。”

        李稷或者说赵寄这个人,本就是青龙神当年选择的一个祭品。

        虽然身世可怜,但是东吴王室受青龙神保佑多年,献出一个子孙给神灵作为祭品其实无可指摘。

        当年连东吴王室和青龙神子东方仪都没有提出异议。

        不然东吴王和东方仪大可将此事奏报给太祖皇帝,让林书白出手去解决这个问题,也许还能挽救李稷一命。

        但东吴王没有。

        李稷的亲生父亲接受了这个命运,选择隐瞒这个儿子的存在将他豢养在王宫之中放任不管,任由青龙神吞噬这个祭品让青龙神顺利转生。

        也就是说,他是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儿子献给青龙神的。

        听起来是个残忍的父亲,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仁义的君王。

        追根溯源,青龙神会重伤到几乎身死,是为了从邪神手中保护天下万民。

        如果青龙神真的消失了,东吴百姓必然会遭受更大的灾祸。

        牺牲一个孩子,换来天下太平。

        这就是东吴王的选择,堪称英明。

        东吴人都是这个态度了,可身为一个外人的林抱月却选择了去阻止这件事。

        这件事难道归她管不成?

        李稷如果顺利长成了且修炼成天阶修行者,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很可能会阻止青龙神转生。

        如果青龙神没能顺利转生,被困在李稷体内,或者与他同归于尽,这后果又有谁能承担?

        封印青龙神的那一刻,林抱月到底在想什么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