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妖魅记在线阅读 - 215.若星辰 四、法则

215.若星辰 四、法则

        初次观想气魄,当年端木琪是三个多时辰,意念就能抵达金曜元气层,相比观想天冲魄抵达水曜元气层,多般之时是要容易些。片刻之后,林遥喉咙那透亮光华忽而就隐匿不见,反倒又有点出乎端木琪意料。

        “姑姑,那无形牵引气魄的神秘能量,原来是太白金星,我早就认得。”林遥睁开眼睛,便分外高兴地说道。

        “何以早就认得?”端木琪顿时随口而问。

        “好多次傍晚,我都见到它,娘亲告诉我在《诗经》里记载的‘长庚’‘启明’,也是这颗星星。”

        “天亮时见过这颗星星么?”

        “我,平常虽说不早起,见到过的。”林遥声音爽然若失气魄,脸颊有些发热。

        “就是了。”夜风里端木琪微笑,“启明、长庚、太白金星,我们巫修称之为——金曜。”

        “金曜……”

        “又叫‘金正’。”

        “这颗星星的名称,可真是多呀!”

        “……”

        “姑姑。”安静片刻只听得林遥又道,“接下来如何观想,请指教。”

        “双手小指无名指交错相扣,食指弯曲背对抵住,拇指尖接触,平置于胸膛前,两个中指末节贴合朝上。”端木琪说着结成术印示范,“系念心轮,专一观想力魄。”

        林遥听得颇有不同之处,瞥见姑姑拇指食指相抵触状如心形,正好对着心轮位置,双手顿即依言学样结成印术,进入观想状态。

        片刻后只见心轮里的真元,缓缓动起来,能量团逐渐显赤色聚合力魄,林遥顺应便见到自己怦怦跳的一颗心脏,在幽微地焕发光泽。

        彼此呼应,心脏、心轮、还有那无形牵引力魄的神秘能量,在苍穹飘渺弥远之地方。真元流转带劲,在心轮里形成能量涡旋,力魄对那神秘能量的感应,自然也出现端倪。

        方向似乎显而易见,无形牵引力魄的神秘能量竟是可以相望,林遥神念钻进夜色里,追逐而去。深入、深入、深入、再深入,大地元气层外极强的光芒万丈出现后,目标更是分外的明确,林遥神念加速瞬息前往,前方那个神秘能量很快就已然清晰在望……

        端木琪静静守在聆然山顶,此番也是没到一刻钟,就见林遥胸襟光华透亮,心头顿然:确实还要快些……

        初次观想力魄,当年端木琪是将近六个时辰意念才抵达火曜元气层,不过今年可以两个时辰就抵达。在翼洲天阙殿执行任务期间,端木琪曾听执掌天阙殿的左司命谈起,今年的火曜那可是每隔十五载,距离大地最近之际。

        当然这个最近的距离,仍然飘渺弥远,若非观想状态前往火曜,那也根本遥不可及。看着林遥胸襟那透亮光华隐匿不见,端木琪好整以暇,等待他开口说话,然而此番林遥睁开眼睛没有及时说话,却是仰首向夜空望去。

        “姑姑。”林遥轻唤一声,手指苍穹悠然地说道,“原来无形牵引力魄的神秘能量,就是那颗星星呀!”

        “是的。”端木琪也仰首望见,守着林遥从天冲魄、气魄、转眼观想到力魄,浑然忘记力魄相应的火曜如今在夜空抬头肉眼就能轻易辨识出来,今年火曜确实分外明显。

        “墨色苍穹,漫天繁星看起来凉凉的,唯独这颗星星,看起来很温暖,就像一盏明灯挂在幽暗里,它应该叫‘火曜’吧?”林遥依据前两颗叫“水曜”“金曜”从而判断道。

        “没错,我们巫修称之为火曜,它还有个名字,遥儿应该认识。”

        “是何名?”

        “荧惑。”

        “荧惑守心,《太史》里记载令宋景公忧心大祸的就是它啊!”

        “就是它,俗世间畏惧它,多般不喜欢。”

        “我却很喜欢,再说《太史》里那个故事,坦荡者,无坎坷,荧惑又酷又有温暖。”

        “坦荡者无坎坷,说得极好。”端木琪仰望着星空微微而笑,火曜对应着人的心脏、心轮、力魄,对应君临天下,对应神洲大地,也对应炎帝神农部落,可想而知对于巫山传承者之意义。

        “姑姑,请继续指教。”

        “那就继续,双手小指无名指交错相扣,中指拇指相叠,平置于胸膛前,两个食指末节贴合朝上,系念眉间轮,专一观想灵慧魄。”

        对照姑姑的手法,林遥利索地依言学样,结成印术,进入观想状态。

        片刻后只见眉间轮里的真元,缓缓动起来,能量团逐渐显青色聚合灵慧魄,林遥顺应便见到自己体内那个最大的器官——肝脏,在幽微地焕发光泽。

        彼此呼应,肝脏、眉间轮、还有那无形牵引灵慧魄的神秘能量,在苍穹飘渺弥远之地方。真元流转带劲,在眉间轮里形成能量涡旋,灵慧魄对那神秘能量的感应,自然也出现端倪。

        方向依稀可辨,林遥神念钻进夜色里探寻而去,深入、深入、深入、再深入。

        大地元气层外极强的光芒万丈出现后,无形牵引灵慧魄的神秘能量便已然分明,林遥旋即加速瞬息前往。一两刻过去,前方那颗相应的星星尽管更加分明,却似乎远远不够清晰在望,忽而无数光点璀璨起来,是无数小星星辉映宛若溪流,正变得像大江……

        端木琪守在聆然山顶,静静地四刻钟、五刻钟、六刻钟、七刻钟过去,终于见着林遥眉间的光华透亮,心想:不到一个时辰,遥儿的意念就能抵达木曜元气层……

        当年端木琪初次观想灵慧魄,那是将近整整十个时辰,意念才能抵达木曜元气层,相当之不容易。又是半刻钟过去,只见林遥眉间那透亮光华,骤然收敛,隐匿不见。

        “姑姑,这颗能量跟灵慧魄呼应的星星,它的名字是叫‘木曜’吧?”林遥双眼睁开,便即脱口而问道。

        “是……是的。”端木琪差点被问蒙了。

        “因为五行属木,所以叫木曜?”

        “对呀!”

        “呵呵……”

        “怎么了……”

        “原来,真的有颗星星,五行属木,我知道了。”林遥那语气似乎特别开心。

        “金木水火土,都不会缺少呢!”端木琪轻轻地笑道。

        “相比水曜、金曜、火曜,我估摸这颗跟灵慧魄呼应的木曜要大好多倍,还有好多不小的星星围绕它。”林遥悠悠然,叙说起来口若悬河,“我的……意念在此次前往途中,经过了一片玄奇地带,那里有数不清的小星星流动翻滚着,那些小星星近观如巨石,书籍里记载之陨石,应该就是它们相撞破碎从天而落。从那片玄奇的小星星地带穿过去,前方跟灵慧魄呼应的木曜便逐渐清晰,观其外表木纹模样可真美,随着瞬息距离拉近更加之壮美,我的意念盘桓那刻太震撼了。”

        “……”端木琪如此听得,惟有佩服。

        “姑姑,观想‘灵慧魄’系念‘眉间轮’,似乎与意念运行‘预思法诀’直抵‘眉间轮’如出一辙,而其实是大相径庭的,各有各的玄机。”林遥感慨着,自然想要探求明白,“却不知玄机究竟是怎么个原理,从而都神妙之极。”

        “神妙不相同,玄机也确实有所区别。”端木琪顿时讲解道,“姑姑今夜教你的术印名为‘七正观想法’,凭藉七魄修持的通灵感应,使意念去到本身无可抵达的空间点,也就是触及空间法则;而运行‘预思法诀’凭藉的是心灵感应,且必须要天赋,当意念直抵‘眉间轮’,才有‘灵慧魄’与‘心神’交会的光阴映照,使脑海里浮现发生在未知时间点的景象,也就是触及时间法则。”

        “时间法则,空间法则。”林遥仰天喃喃着。